国内锂矿开采审批提速

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渗透率不断提升,动力电池的原材料——锂资源保供稳价备受关注,锂矿资源开发成为新能源汽车产业健康发展的焦点话题。今年年初以来,在国家层面加快审批核准锂资源开采的同时,国内电池企业与四川等锂资源储量丰富的省区频繁开展合作。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国内锂矿开发持续提速,锂资源紧缺的窘境有望改观。

国内锂矿开采审批提速

海关总署日前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锂精矿进口量52.9万吨,其中从澳大利亚进口约50.2万吨,占比约95%;碳酸锂进口量2.75万吨,出口量0.21万吨,净进口量2.54万吨;氢氧化锂进口量0.05万吨,出口量1.75万吨,净出口量1.70万吨。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锂业分会近日分析称,与2021年同期相比,今年一季度锂精矿进口量基本持平,碳酸锂净进口量增加约40%,氢氧化锂净出口量增加约9%。在国外锂精矿供应无明显增量的情况下,我国需加快国内锂资源开发进度,尤其是青海、江西、四川和西藏锂资源开发要提速增质,努力保供。

“虽然我国锂矿资源比较丰富,但品位普遍偏低,提炼成本很高。目前基本通过进口国外锂矿进行提炼,以降低成本。但在去年锂矿涨价近5、6倍的背景下,国内锂矿开采基本可以实现盈利,具备了一定的经济性。而且,开发国内锂矿也可以提高就业率,带动青海、四川等中西部省区的经济发展。”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告诉记者。

4月19日,自然资源部一次性公示了已核准开发的两处国内锂资源矿产开发项目。信息显示,这两处矿产资源分别为四川省甘孜州的锂辉石矿和青海省的盐湖资源。业内专家认为,两大锂矿资源开发方案同日获批,既呼应了加快开发国内锂资源的政策要求,也意味着锂资源开发正加码提速。

企业多渠道寻矿

国内锂资源开发审批加快的同时,诸多头部电池企业也开启了“扫矿”模式。

4月20日,宁德时代控股子公司宜春时代新能源矿业有限公司以8.65亿元的报价,成功竞得江西省宜丰县圳口里-奉新县枧下窝矿区陶瓷土(含锂)探矿权。公开信息显示,该矿探矿权面积6.44平方公里,推断瓷石矿资源量96025.1万吨,伴生锂金属氧化物量265.678万吨。

业内认为,此次获得宜春市锂矿探矿权是宁德时代全产业链布局迈出的重要一步。宁德时代方面也表示,将加快锂矿资源勘查开发,增加锂资源供给,助推锂相关原材料价格回归理性。

除宁德时代外,比亚迪、亿纬锂能等电池企业也通过收购、入股、长协或合作等形式参与国内锂矿、盐湖锂资源开发。“企业‘扫矿’的主要目的是降低成本、控制供应链,目前主要是上游金属原材料涨价,如果像以前一样只单纯购买电池,将增加车企成本。”伊维经济研究院研究部总经理吴辉表示。

另外,多家锂电池上市公司也正在加速海外囤矿,进一步布局上游原材料领域。对此,张翔提醒,海外买矿风险与机遇并存,可能会面临当地政策法规与地缘政治带来的不确定性。“同时,企业在海外买矿时还要注意摸清标的公司的财务和债务情况、近几年运营和资源储备情况,还要准确掌握出矿量情况,以降低投资无法收回的风险。”

多国设置锂矿开采门槛

随着锂矿作为新能源时代重要战略资源的价值日益凸显,各国为锂矿开采设立门槛的倾向也越来越明显。基于锂矿产业链的“暴利”,多国拟争取更多的控制权和利益。

4月19日,墨西哥参议院通过一项矿业法案,确认国家对锂矿开采的控制,要求该国国有企业在锂矿开采方面的地位优先于私企。此前,墨西哥往届政府已授权发放8张锂勘探许可证,后续墨西哥或将审查所有锂(开采)授权合同。

今年2月,智利制宪议会初步通过一项提案,旨在促进铜矿、锂矿和其他战略资产的国有化。作为智利新宪法的一部分,该提案最终草案将在今年年内举行全民公投。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中长期看,智利锂矿供给将受到一定限制,远期全球锂资源释放存在不确定性。

作为当前全球市场热捧的“香饽饽”,锂资源争夺战目前正在加速升温。对此,新能源与智能网联汽车独立研究者曹广平建议,锂电池上下游企业“囤矿”的同时,更要重视对城市矿山等锂材料回收利用技术的开发,不断创新电池新技术,“‘囤矿’更要‘囤技术’。”

“另外,国家层面可以制定一些保障供应的措施,比如类似稀土行业的收储机制,通过国家收储来缓解碳酸锂价格的大幅波动,保障国内锂电池企业在海外的利益。”吴辉建议。

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idihao.cn/8692.html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